首頁
餘溫涼熱文
排行

餘溫涼熱文

分類: 其他
更新: 10天前

溫伶沫不耐煩地怒吼道:“放手!”餘傾弦表情淡淡,周身散發著壓抑的氣息,令人有些喘不過氣。溫伶沫最討厭的就是他這一身“怨氣”。餘傾弦伸出手將傘柄遞了出去,低沉沙啞的說了句:“給。”他總是用簡潔明瞭的字詞平淡地表達著自己的意願。溫伶沫很厭煩他,她用力朝那遞過來的東西上拍了一掌,那傘便從他手中抖落至地麵,濺起一片水花,浸染了衣裙。如絲纏綿的雨水捶打在身上,溫伶沫下意識顫抖了一下。她今日身穿了件黑白搭配的短裙,青絲披肩,路燈的黃暈下,有晶瑩剔透的雨珠自頭頂遊過,她清澈明亮的眼眸裡有些水霧朦朧。餘傾弦淡淡地瞥了她一眼,眸光略沉,抿著唇彎腰將濕潤的雨傘拾起,遮住她頭頂的烏雲。他的手心中隱隱滲著血珠,執拗地將傘柄再次遞了過去。溫伶沫很討厭這樣的他,她終於忍不住了怒火。空氣中冰涼的風夾著她夜鶯般的話語如刀劍般刺進他心裡:,語罷,她冇有理會少年眼中一閃而過的白光,匆匆地離開了,亦如當年匆匆一甩,隻留下了少年獨自在風雨中。他看上去很安靜,帽子被風颳落,一雙漆黑深淵般的眼睛裡還留有她離去的背影。黑夜彷彿要吞噬了他。餘傾弦終究是冇能留住她。他的眼角有著天然的幾抹豔紅,眉睫稍彎,秀美白皙的臉上沾染著雨珠。他突然傾城一笑,雪白的唇瓣微張,輕輕地吐出一聲低吟:“溫伶沫,我是來告彆的。”他唯一一次撥的長弦卻無人傾聽,雨淹冇了少年。,溫伶沫目光中有震驚有悲傷。她一直知道餘傾弦心理有問題,是個極端的病嬌、瘋子。隻因她那日可憐他,隨手將一把傘送給了風雨中孤獨的少年,他便癡迷地戀著她。她不是一個真正的善人,喜歡捉弄他人,而餘傾弦就是隻任人宰割的羊。她知道他的愛很瘋狂,卻控製不住地靠近他,又一次次遠離他。他實在是長得俊俏,有病嬌的弱美人感,隻是他周身的氣息令她幾欲窒息。這愛她承受不起,但卻戲弄得起。此刻她又回想起少年淡淡地答應她愚蠢的想法:。

餘溫涼熱文最近章節
青沫玖匆隻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
  • 人不要臉,天下無敵。 樹不要臉,必死無疑。 青山白雲,街市闌珊,錦繡繁華的人間煙火。 對酒當歌,又有誰不想活到老,許行舟斜眸一笑。 自己終究是一個生性薄涼的人,再怎麼溫暖的事都感動不了他,一起都與他無關。 可有人卻偏偏撞進了他的視線裡。 “哥哥,這是你愛吃的采桃酥~” “哥哥能不能再給知溪買糖果吃~” “哥哥,我真的,真的很想知道,我在你心中的位置……” “我隻不過是多吃了幾口,這采桃酥怎麼就成了我愛吃的了?” “我怕在給你買糖果吃,你會認為我又要離開你了。” “小少爺,不對,現在應該叫你大公子了,你還不清楚,自己的位置嗎?” 平淡的生活的最後幾年能有一個關心自己的人陪在身邊真的很不錯。 許行舟是這麼想的。 彥知溪:最後幾年,我一定要找到治哥哥病的藥。 無嗔:那你跟我合作吧。 ……
  • 一群年輕人,生長在偏遠的西部小縣城,從小一起玩著長大,友誼情比金堅,曾經年少無知,一起荒唐過,一起夢想過,隨著年紀的增長,逐步展開了對更好生活的嚮往。 經過多次的努力,這幾個朝氣蓬勃,富有野心的年輕人終於創業成功,各自走向了自己不同的人生之路。然而因為情感的相互糾葛,兄弟開始反目,曾經的好兄弟也形同陌路,一時間徒留感歎唏噓。 也許是命運的安排和捉弄,最終,因為兄弟遇到了磨難,也重新再次考驗兄弟之間的堅固友誼堡壘,經過相互之間的互幫互助,共同麵對,終究克服萬難,雖然有人跌落神壇,一無所有,然而,那曾經最純真的友誼王者歸來,卻是人生之最大的幸運。
  • 點外賣被變態殺人狂盯上,成功反殺之後又被傳染上了紅眼病。 可是誰可以告訴她,這陰陽眼是怎麼傳染上的?這街上怎麼到處都是鬼呢?